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关于我们

汽车扎带:北京一家出租车公司晒“份子钱”

 时间:2020-05-20 09:20:04 来源: 
北京一家出租车公司晒“份子钱”

  在出租车行业的利益链条里,一个核心的环节是“份子钱”。

  出租车司机每个月要向出租车公司交“份子钱”。据了解,在北京的出租车行业里,司机每个月上交给公司的“份子钱”约占到其收入的将近一半。由此,很多司机抱怨“赔的算自己的,赚的算公司的”,甚至自比为当代“骆驼祥子”。那么,出租车公司们是否“闷头发大财”,是否是“刘四爷”呢?

  最近,北京市一家出租车企业的负责人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。在他看来,司机交来的份子钱里,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公司所得的纯利润。他反复强调,“我不是"刘四爷",公司里也没虎妞。”

  按照他的账本,北京市的出租车公司和司机挣钱都不算多。

  

  司机月均收入细算账

  该公司是一家国有企业,在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之外,还要与司机签订一份“承包营运合同书”,约定司机的生产任务定额,即每车每月的“份子钱”。

  “出租车运营是"单兵作战",零散、流动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“不像工厂车间,车间主任可以每天看守职工完成工作量,因此这份营运合同就像是一个约定的最低工作量。”

  他以4月份公司运转为例。当月平均一名司机完成167小时工作量,以8小时计算,平均每人工作20.83天。满勤驾驶员占总数的7成,平均每车完成任务12751元。把满勤的和不满勤的加起来,所有司机平均每月计价器收入为11485元。

  以单班车为例,司机的额定工作量是给公司上交每月5175元的份子钱。“这笔钱是政府规定的,6年来没有变化。”上述人士表示。

  该公司司机的平均收入大约是这样的:按11485元的人均收入,减去5175的份子钱,剩6310元;以百公里8个油来算,该公司空驶率低于20%,司机平均每月付出油钱3689元;司机还要付出保养的钱,去该企业指定的地点保养每月约90元。

  然后,司机可以获得政府发放的油料补助905元,该企业发放的油料补助520元。再加上企业给司机的固定岗位工资545元。此后扣除个税和其他险金需要个人缴纳部分200元左右。

  这样到月底,该公司平均每个司机拿到手的是4200~4300元,高于北京市社会平均工资4201元。

  本报记者以这个数据询问了该公司的多名司机。

  一位司机表示,他每天跑12个小时,“太熬人了。”由于车型较好,他每月向公司多缴纳300元“份儿钱”,如果份儿钱跑不够,也得想办法给公司交。如果交不上,就从之前交给公司的两万元抵押金里扣。每个月能挣到3000元。

  另一位司机则说,自己每天六点起床,工作十多个小时。每跑5000公里就需要保养一次,这个数字通常10天就能达到。因此,一辆车每个月需要保养三次,每次100多元保养费由司机自行承担。

  此外,在该公司,司机违章的费用需要个人出。例如闯红灯,交警罚款200元,公司罚款1000元。

  公司从份子钱里拿了多少

  该公司负责人表示,“做一名具有一定职业操守的司机”是出租车司机的义务。即在完成生产定额的同时,确保安全、确保服务质量,不能出现拒载、绕路、多收费、砍价。

  在该公司,根据劳动合同,司机享有劳动权利、社会保险和职业保护等权利。出租车由企业所有,企业购买有关保险;除了为司机购买国家规定的五险一金,公司还额外为司机购置了一份补充医疗保险,一份年金。此外,公司还出钱为司机提供制服、防暑降温、劳动技能和安全教育等职业培训和困难员工关爱等,这些都是企业的义务和社会责任之体现。

  仍以单班车为例,企业从每车每月获得的利润如下:

  份子钱5175元因不能完全保证拿到,预算口径为5071.5元。去掉单车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的231元;去掉司机人工成本1498元;公司购车供司机使用,按购车价格和使用年限,折旧到每个月是1138元。

  司机拿到的油料补贴中企业承担520元;交强险费用140元;车船使用税29.17元;车路费等54.95元;事故费66.67元,剩余毛利润1393.72元。

  除此之外,还需扣除营业费用、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。营业费用包括培训场地、房屋租用经费,水电、暖气、燃气等,摊到每车每月约为230元。管理费用是车队管理人员、分公司经理等的工资、福利,计579.04元。财务费用是公司贷款买车向银行支付的利率为6.56%的利息360.8元。

  算下来,该公司从单班车收入里得到的税前利润总额为223.88元,扣除25%的所得税55.97元,单车净利润为167.91元。

  以上数据是以单班车为模型计算的。出租车分单班和双班两种。前者一人一车,后者两人一车,轮流倒班。对于公司来说,双班用车利用率更高,收的“份子钱”也较高,约7000多元,由两个司机承担。

 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,该公司双班运营的车占总数的35%左右,每车的份子钱预算为7584元,单车净利润为479.82元。

  对出租车行业的不公开、“暴利”公司的定性,该负责人并不认同,“我们公司主营出租车,这一块工作的人也最多,但利润不高。”

  利润并不丰厚,那么出租车企业的管理层收入如何?

  “我们运营的其他一些利润率更高的行业,给公司贡献远比出租车多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认定出租车公司压榨司机的说法,是不公允、不客观的。

  在他看来,北京现有的个体出租车不到2000辆,政府管理难度很大。若出现重大事故,个体出租车绝难承担赔偿费用。出租车公司承担了培训、吸纳就业等多重功能,对社会有重大贡献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教授王军认为,政府直接面对几万名个体出租车进行管理,成本当然很高。但是,可以通过一些要求,使司机结合为不同形式的社团,使他们产生相互约束的自律机制。至于重大事故,是可以通过责任保险解决,未必非要通过公司。

  他表示,假设没有出租车公司,出租车行业同样可以“吸纳就业”,甚至“吸纳”更多的司机。至于培训,也不是非有公司不可。北京的出租车公司是特殊历史条件的产物,但是,不是不可或缺的,更不是无须改革的。

  本报北京5月27日电